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工作交流

在“治”与“留”之间寻找平衡点

发布时间:2017-05-25 信息来源: 作者:
2017-05-25

   □记者 陈巧颖

   本报讯 22日,记者来到位于官桥村西南角的老街,只见工人们分散在各处,对老街两侧的房子进行人工修缮及外立面改造。官桥村党支部书记陈晓华说:“从本月起,官桥村开始对老街的房子进行人工修补,在粉刷外立面、补造马头墙的同时,加固墙体,翻修补漏,并对一些老旧的房屋构件进行更换。”

   目前,整治成果已初具雏形,素净淡雅的白色墙面,错落有致的马头墙,无不透露出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。

在“治”与“留”之间寻找平衡点

官桥村走出一条让颜值与实力共存的治危之路

   官桥老街原是一条商业街,长约400米,街面由石板铺设而成,两侧的房子大多有上百年的历史。这些沿街而立的老房融合了祠堂、古井、壁画、飞檐等古建筑元素,令人称奇。

   据悉,在横店镇其他村(小区)纷纷启动治危拆违专项行动后,经常有村民向村干部抛出“自家的老房子需不需要拆除”这一问题。对此,陈晓华明确表示:“作为我市的历史文化名村,官桥村会在治理危房的过程中,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旧屋修缮及古建筑保护上面,尽最大努力去留住乡愁。”

   那么,官桥村将如何在“治危房”与“留古建”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,从而有效保护好村民引以为傲的历史建筑。对此,陈晓华罗列了三种方式。

   关键词:统一拆除

   “所有被鉴定为D级危房或者严重影响公共安全的C级危房,都需要统一拆除。”

   据悉,官桥村需要拆除的危旧房有14户,主要集中在日新堂后方区域,其中,11户已经签字确权。22日,官桥村对第一批9户危旧房实施拆除。当记者赶到治危现场时,拆除工作已暂告一段落,工人们正在清理场地。

   “这些危旧房属于农户所有,之前大多处于荒废状态。”陈晓华说,届时,村干部将逐一上门做思想工作,争取让危旧房户主配合村里的统一规划,在新建房屋时尽可能地保留原汁原味,从而与周边建筑风格相协调。

   关键词:拆后重建

   “一些老房子虽然破旧不堪,但存在较高的保护价值,所以在拆除之后,我们会按照原样将其建回去。”

   位于老街中部的4间农房,由于无人居住,年久失修,早已呈半倒塌状态。20日,官桥村对这四间农房进行人工拆除,并将一些尚且完整的木件、砖块保留下来,以便将来修复时可以再利用。

   “这几间房子过于陈旧,与老街的整体风貌不相协调,所以我们就趁势把它们给拆了。”陈晓华告诉记者,接下来,他们将在不改变总高、地平的前提下,按照原来的格局和样式将这四间房子修建回去,并进行外立面设计与改造,力求实现风格统一。”

   关键词:修缮重塑

   “无论是明德书院还是日新堂两侧的老屋,都要按照原来的格局进行修缮或者重建。”

   明德书院拥有近600年历史,牛腿、门窗、雀替等建筑细部木雕至今仍保留完好。目前,明德书院的修复规划已经完成,相关修复工作将在5月底前启动。

   明德书院所在的区块俗称下新屋,这里曾是官桥村最热闹的地方。以日新堂为中轴线,两侧的房屋对称分布,且房屋的格局、样式基本相同。村民陈先生说:“这里是典型的前厅后堂建筑格局,以前我们在这附近走动,完全不用担心日晒雨淋,因为自成一圈的房檐可以起到保护作用。”

   可后来,不少农户纷纷搬进了新房。由于常年无人打理,一些老房子逐渐腐烂、倒塌,日新堂其中一侧的房屋就已“几易其容”。不过,另外一侧,还有许多老人家坚守在原处。“我从小到老一直生活在这里,眼看着邻居先后搬离,总觉得冷清了许多。不过几十年来,我们家的房子基本没怎么变样,就是修修补补了好多回。”陈锦兴有些兴奋地说,如果周边的老房子包括明德书院都要重建回去,那这里又将恢复往日的热闹,说不定还能引来许多外村的游客。

   最后,陈晓华告诉记者,借治危拆违这股东风,官桥村或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一方面,官桥村本着修旧如旧、建新如古的理念,开展老街修缮和古建筑重塑工作,重建明德书院,再现历史场景,保留渐渐淡去的乡土气息;另一方面,可以利用市场力量使古村落文化与现代商贸相结合,做活文化与经济的互动文章,比如在官桥老街上再现弹棉花以及麦芽糖、官桥饼、柏塔豆腐、特色黄酒等传统食品的加工工艺。